創世新聞中心

返回新聞列表 >>

我,三十而倒

2022-03-09 13:49:02

別人的三十歲,可能是成家立業,家有孩童初長成,是和和美美的光景。但頭頂一只喵喵的三十歲,三十一歲,都不太順遂。

他笑稱自己是“三十而倒”。 頭頂一只喵喵從事的是旅游行業。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他直接原地失業,

沒有了任何的收入來源,整天頹喪在家。沒有收入固然是一方面,更為重要或是,對一個已經30出頭,剛剛在旅游行業有了一定積累,生活剛剛有所起色的人來說。剎那間,一切云霄云散,來自生活全方面的打擊,是彼時的頭頂一只喵喵一時消化不了。

對未來的迷茫和忐忑,讓他郁郁寡歡。頭頂一只喵喵說,那段期間,上有老下有小,自己的頹廢和焦慮,真的有些不堪回首。

三十歲生日那天,爸媽塞給了他一個大紅包,嘴上說的是,這是生日禮物。只有頭頂一只喵喵知道,那是爸媽擔心他沒錢了,怕他不好意思說,不好意思要,只能假借生日紅包之名塞給他。

爸媽紅包,如有千金之重,讓他開始重新思考,閑著也是閑著,不如重新開始,接下來到底要何去何從。

去其他的行業,一切只能夠從頭開始。這個時候,網文行業成了頭頂一只喵喵的兜底選擇。  而寫文呢?多少有點基礎。 從初中時候開始, 頭頂一只喵喵就很喜歡看小說,熬夜看,看各種小說,甚至還會胡亂騶寫。滿腦子的各種幻想也曾落于筆尖。當然,無一例外,全部撲街。后來因為工作的原因,頭頂一只喵喵漸漸淡了寫作這個心思。

一個幾乎在絕境的人,任何一束照進來的微光,都能把人點亮。可以是一個初創的平臺,也可以是一份打底的保障,實在的獎金。

頭頂一只喵喵毫不諱言,吸引他加入昆侖的契機,其實很現實,“哈哈哈,因為昆侖當時給獎金!簽約保證更新每個月就有1000!對我還是很有吸引力的。而且昆侖當時新開站不久,我想著,新站總會有人起來的,萬一我也可以呢?”

自況為現實中年人的他頗為坦誠,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的人,是沒有端著的資本的。

“選擇大秦這個題材,因為個人非常喜歡秦始皇,對大秦二世而亡,也感覺挺可惜的。補償一個遺憾吧。”之前寫過吃雞游戲相關的文,大秦這個題材,他還是第一次嘗試。過程坎坷甚至有些許的心累。

重新開始創作,并不是那么順利,寫了幾個開頭,卻無法展開,也被拒絕過幾次。“當然害怕,只是我知道,害怕沒有作用,所以只能往前。而且寫書,撲街才是常態。哪怕是現在,我也做好了下本書撲街的準備。”

到中后期,寫作才漸漸步入正軌,可饒是這樣,頭頂一只喵喵回憶,中間有數次,不知道怎么繼續寫下去,攻克一個坎之后,沒想到的是一個新的坎,四五十萬字的時候,差不多一百萬字的時候,一百五六十萬字的時候,頭頂一只喵喵都曾陷入寫作困境。

停下來,跟編輯探討,重新理大綱,避免角色身份暴露,在情節發展中融入新的梗 ,隨時隨地想情節,吃飯想,連做夢也在比劃情節…..

“從失業,到重新開始寫作,因為想著,不是會很快的好起來,所以就慢慢寫,好好寫。” 他的耐心等來了正向反饋,如今《大秦,不裝了,你爹我是秦始皇》的成績也越來越好。

從月入3500,再到如今的月入32萬。頭頂一只喵喵坦言,看到節節攀升的稿費,說不開心是假的。對于這樣的成績,他是完全沒有料想到的,“哈哈哈,只想說謝謝昆侖!拯救了一個差點絕望的中年人!”

頭頂一只喵喵頓了頓說,“總之加油吧,就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至于他,  頭頂一只喵喵笑著說,今年可以過個好年了。

 

快問快答:

Q:后期,你自己有復盤取得成績的原因嗎?

A:實力和運氣都有吧。出成績的另一個心得,那就是一個完整的,有趣的故事才是核心。當然了,我 對寫作的理解都是自己瞎琢磨,就是現在這個理解,也才剛剛摸到了一點邊沿。主要是看到不少的小說,似乎太注重于爽點了,導致故事不完整,所以有了以上看法。

 

Q:寫書過程中,有什么事件,讓你印象很深刻的嗎?

A:印象深刻的事情,哈哈哈,第二月拿到了一萬的獎金!抱歉,中年人還是過于現實了。

 

Q:據說,你寫作過程中也有過很多擔憂?

A:當然啊, 寫作的過程也不順利,比如最開始的時候,我都擔心無法簽約,還是自己厚著臉各種加編輯大大啊啥的,然后才簽約了。

 

Q:現在作品成績不錯,后面會繼續寫作嗎?

A:以后應該也就是在碼子這條路上走下去了。爭取給讀者老爺們帶來更精彩的故事。

 

在編輯太白看來, 這本起點免費雙開花的作品的出現,一方面得益于渠道的給力,當然,作者本身的努力自然也是不能忽略的。

太白說,月3500到月32萬,作者不僅勤奮,心態也比較好,前期沒有被數據所影響能保質保量的加更,后期免費側爆的同時,起點收費側從2000均訂到8000均訂,實現免費、收費雙開花依舊不驕不躁,實屬難得!

卡塔尔下注